• 2 System files included (SP1 compatible)
    4 Wallpapers included

    32bits and 64bits compatible
    Taskbar on Bottom, Top and Left compatible
    Window Color available (It's supposed to be without ! Apply the theme again if it appears blue. Corners may have problems if you use it !)

    提取码:tcua

  • 一如既往的忙 - [Life]

    Aug 6, 2011

    自从给老郁做完杂志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怎么写日志了,工作依旧忙的不可开交,这张照片是上个礼拜在单位讲课的时候拍的

    事情总是很多,多的做不完,9月省里面来检查,之后又是单位自己的检查,考试,等等,明年还有考技师的计划;总是很忙……

  • 微博生活 - [Life]

    Jul 12, 2011

    自从开始做杂志以后很久都没有写日志了,单位上的事情也多的做不完
    烦心的事情很多……
    在朋友的召唤下开始使用新浪微博,开始用手机记录自己的生活
    有兴趣的就关注下吧

    http://weibo.com/transparence

  • 花漾物语第五期 - [Work]

    Jun 20, 2011

    在论坛郁爷的召唤下开始尝试做第五期杂志,从来没有做过电子杂志,这次算是第一次尝试吧,进度应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郁贱贱同学,你要再刺激我我就停工,听到没?

    2011年6月19日,杂志终于完成,坑爹的郁郁,终于给我发布了!

  • 此间少年 - [Life]

    Jun 17, 2011

    前言,此文章转载至某贱YY,本人在故事中登场没多久即灭团……

    此间少年 梦境篇

    这是作为花漾物语第六期的一篇文。

    第六期的专题是成长,也许你看了这篇,你会觉得很诧异,好像跟成长没什么关系啊。

    但是我还会写一篇此间少年 现世篇。结合起来看,就是一篇成长的东西了。

     

    天空下了一盘狗血,被封印的魔王苏醒了,于是国王那个内流满面啊。我跑去皇宫围观,结果,国王捉壮丁一样把我捉了过去,说我一看就是武学奇才,来,这把光之剑是上古祖传下来的正义之剑,你拿回去磨光亮了去宰了魔王。
    我说国王这不好吧,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小女儿中间还有一个好吃懒做很会花钱的老婆,您老人家大发慈悲放了俺回家耕田吧。国王冷冷直笑,谁让这年头的人那么爱围观,逮着你就是你了,你看我女儿瑟瑟公主好看吗漂亮吗妩媚吗,等你回来后,我便把她许与你继承我的皇位吧。
    于是我离开了皇宫,离开了这片大陆,远远还听得见国王的一咏三叹:少年啊,所有的光之芒都会在你生命的脉络绽现,挽救这个是世界挽救世人吧。于是我扛着这把破剑拖着我家小狗葬葬踏上了维护世界和平这条不归路。
    征途不是一帆风顺的,毕竟我现在的等级才1啊,却被一群等级2小叽咕围住……
    正泪奔不止。这时,空气忽然变的干燥,烈焰从地上蔓延开来,有小小的光圈围着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黑影,烧退了这一群叽咕。
    你好,我叫梓寒,我是个魔法使。
    居然是个美丽的小年,眼瞳里开出灿烂的光芒。
    梓寒说她希望和我一起去冒险,她想用她的双眼去追寻属于她的那颗星星。

    我们一起战斗,我为她殿后,而我的身边总有微微的光芒,我知道那是她为我撑起小小屏障。我和她出入各种迷宫,打败各类BOSS,开过各个宝箱,拿过各种经验值- -!! 于是我们去城镇置换了最好的装备,踏进了奉龙殿。
    在这个波光粼粼的海底,我们被邪龙波洛斯虐的差点game over。
    周边泛起清冷的光芒,远处传来清冷落寞的歌声。无数的音符揉绕中射出一支撕破惊涛巨浪的黑箭,射穿了邪龙的结界。
    手上的破剑嗜了葬葬伤口(狗血?),剑身绽现出巨大的光芒,斗焰无限衍生。
    来吧小宇宙燃烧吧,翎光闪。
    大海连同波洛斯被长长的光焰撕开了两边,很多年以后,这里成了一条峡谷,成了故事以后的一个著名旅行景点。

    奉我主龙王之命,前来协你除魔,我乃魅海之深人鱼族的公主。沉稳的音符护在了她的身边,她持着一把七玄琴闭着眼睛,面色沉静,显得甚为圣洁。我看的痴了,一时妄语:美小年,葬葬快出来看观音姐姐。
    另一个射出苍魂破箭的青年,乃西塞尔公国的贵族,传说他箭法无双,射出去的箭能撕破人世间的苍魂。但是这个傲娇的公子并不是很讨我们喜欢。我一般对他说,泡泡,我饿。只见他弯腰拉完一个满月,天上排成B形的大雁应声而落,于是我们捡起那一箭成排的大雁,欢乐的在篝火里搞成了烧烤。
    我有过许多伙伴,他们在故事之外,倒在了险恶的战场倒在了没有希望的明天。每一人,我都会为他们亲手立一块墓碑。男的上书我最尊敬的战士,女的上书我最心爱的姑娘,末了让葬葬按上几个爪子印,很多年后倒成为了一个甄别真伪的印戳。

    我们到过许多公国,许多国王和他们的子民为我们一行摆了盛大的宴席。当然,这不是重点。
    他们纷纷拖出很多霉的发绣的破剑,告诉我,他们是祖上是风之氏族炎之氏族水之氏族的守护神,这是守护神剑风之剑炎之剑水之剑…… 还有还有,这是我的女儿东莲公主、师走公主、长乐公主,只要你……
    只要我把这些破烂带上把魔王暗香宰了,你们就把你们的公主许与我并继承你们的皇位是吧?
    是啊是啊…… 他们一脸的谄笑。
    于是我们又上路了。虽然我知道这些国王都是坑爹的主,但是当宫殿传来那悠扬的唱响时,我还是稍微的颤抖了一会。

    神闭上了漫射的瞳眸
    世间战乱
    走向破灭的末端
    勇者踏上不知往返的路途
    然 命运凌驾成无可比拟的姿态
    静肆纯美的铃兰
    铺满了一地的颓败

    终于,千辛万苦,我们来到了魔王神殿。
    我们作为有素质懂礼仪的青年,踩别人场子是要通告对方一声的。结果魔王侍从出来告诉我,他正和贵客吃火锅打边炉,没空迎接我们,有事明天再奏。好吧,泡泡我饿。可是我却被泡泡明晃晃的鄙视了,他说我们在马勒戈壁,天上哪来的大雁,射射射,射你大姨妈啊。
    语毕。破魂箭一出,射穿了魔王的后领,钉在了宫墙上。
    我们挨饿魔王你搂妹子吃火锅?于是我们一行搂了魔王的妹子吃了魔王的火锅。

    风吹过魔殿,寂静良久之后。
    黑暗中一把长剑劈开了白衣青年的胸膛,溅开的血花染红了奈明弓。那把长剑反手一提,魔法使的手连同凝月杖一同掉落。七玄琴刚响起几段声炫,黑暗中我看到了魔王暗香紫炎一般的瞳孔,他眉宇间慢慢舒开坠天的印记。
    音符遗失了声响,在空气中化成了一个个水泡,七玄琴应玄而断。水泡把它们的主人包容了起来,结成一个小小的结界,封印了起来。

    ……
    暗香,你简直就是个BUG啊。
    来吧,传说的勇者,宿命的对决。

    翎光闪。风雷破。水无月。我砍砍砍我斩斩斩…… 我草暗香你丫的,你居然还锁血。妈的你逼我的,葬葬对不起了,我一盘狗血泼死他。

    谁说封建迷信真可怕,这一盘狗血简直就是绝世兵器。可是……
    为什么身体忽然冰凉,为什么意识越来越模糊。暗香,你的长剑,也刺穿了我吗?
    郁,我们一起进业狱吧。
    地狱?我要和你一起去地狱见瞑王多尔瞑吗?
    不,我要诅咒你。我要你永生不灭,你的生命没有枯涸,但是你的灵魂在人世间,永受煎熬……

    魔王死了,但是故事并没有结束。
    他临死前诅咒了我,交换了心脏,使我有了魔之心。他去见了多尔瞑倒也快活,无聊还是涮涮火锅什么的。
    可我却在永世,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我杀了暗香。后世誉为破界王的泡泡战死,人鱼族公主被永久封印在魔王殿的半空,魔法使在不久以后用魔法凭空创造了一个世界,传说那里是一个巨大花园,缠绵在虚空里的花之都,缠绕成百里花都。
    几百年后,大陆开始有新的勇者去讨伐魔王,当他们走进这座宫殿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他们讨伐的魔王,是我。我手心浮现出若隐若现的顷刃剑,眉宇间舒开坠天的印记……

    一千年后,我见到了贤明王梓寒。可是她还是初见一般的模样,她缠绵在虚空里,时间并没有在她生命印记上刻画过什么。
    我坐在皇坐上。你好,好久不见。
    不。在虚空里,我经常能看见你,你披着长长的披风,坐在钟塔的木制地板上,一夜一夜看着星辰的转动……
    呵呵,虚空里?我不知道在哪一个彼端还有一个我存在?
    虚空里的你,是一千年前的你。那时的你,有着让人喜欢的眼神。对生命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看不到烦恼、犹豫和痛苦。
    那么,你现在是来讨伐我的吗?
    是的,我要杀了你。我来取代你,成为魔。
    ……

    我的剑刺进了她的心脏。
    她靠在我的胸前,血染了我一身。
    郁,为何不让我杀了你,这一千年来,你很寂寞吧。
    嗯!这一千年来,你也很寂寞吧。你已经…… 可以,可以不用再忍受了……
    嗯,谢谢你……

    几百年后,我踏出了魔王殿。一千年后我找到了那一片虚空,我看到了眼瞳里开出灿烂光芒的小小魔法使;我看到了一夜一夜在塔顶看着星辰转动的男子;我看到了在魑魅湖中动情歌唱的人鱼公主;我看到了支着画板专心描绘的泡泡;我看到了葬葬化成人形,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她喊我,叔叔。

    后来我缠着一手的火炎,烧毁了这一座花之都。

    我开始在走,一直在走。走到了陆之尽头,走过了海之苍崖。我的生命连同这个大陆的地平线一样,延伸延伸近乎无限的长。我也开始明白,我只是在人世间飘荡的灵魂,是一个被诅咒的灵魂。

    一万年后。我站在了神的面前,神是无所不能的,包括世界也是他架设的。
    我无法打败神,神是外挂一样的存在。
    可是我又必须要打倒他。
    我身上的斗焰吞窒了我,我变成一刺长矛贯穿了神。

    世界开始崩塌,我看着我的形体随着光芒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我知道故事就要结束,游戏也要完结了,屏幕上马上就会出现THE END的字样了。
    我在光芒点点的细微处看到了小时候的我在海边拿着小树杈练剑,蔚蓝的天湛蓝的海,海鸥在苍空中盘旋。风吹走了拾贝壳小姑娘的发带,我追着追着跳了起来紧紧捉住了。
    我把发带交给了小姑娘,我说,姐姐。
    小姑娘揉了揉我蓬松的头发,她说,乖。

    THE END